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63307香港正版挂牌开奖结果 >

他是长沙县版“法医秦明”:3处血迹找出犯罪铁证4小时揭开强奸案

发布日期:2019-10-18 20:0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他是长沙县版“法医秦明”:3处血迹找出犯罪铁证,4小时揭开强奸案面纱

  蓝色解剖服、盖住口鼻的口罩、医用手套,密闭的解剖室内,穿戴 整齐 的贾胜卫与同事一起对一具尸体进行尸检。

  解剖、记录、拍照、提取,在场的记者都掩面止息。但贾胜卫没有迟疑,他知道,自己必须眼明手快,因为尸检进行的时间越早,能够从尸体上获取的信息就越多。

  经常跟尸体打交道,害怕吗?贾胜卫说,他最关注的,永远是能否在现场快速确定案件侦破的方向,能否找到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每一个现场如同一张考卷,待他们一一解答。

  △ 3 月 1 日,长沙市第八医院法医解剖室,工作中的长沙县公安局法医贾胜卫。图 / 记者杨旭

  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抽丝剥笋解尸语,明察秋毫洗冤情。这是小说《尸语者》自序中作者法医秦明对这一职业的描述。随着越来越多法医题材的电视剧和小说走红,这一充满了神秘和刺激的职业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在这些虚构作品中,他们似乎有着超能力,能够对一个个案件抽丝剥茧,还原真相,无往而不胜。那么,在现实中的他们又是怎么样的呢?

  在近一周,潇湘晨报记者来到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零距离接触了该大队法医室的法医,试图去记录他们的真实生活。

  3 月 1 日下午 2 点,在长沙市第八医院法医解剖室内,一具女性尸体摆放在解剖台上。这是前一天晚上县城一起刑事案件中的受害者。嫌疑人在案发后已被警方现场控制,但是按照规定,法医仍需要对受害人进行解剖,明确死者死因,为之后的侦查起诉提供证据。

  手术刀、镊子、棉签、电锯 …… 解剖室内,种种器材已陈列在旁,穿戴好防护服、手套,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法医室的法医贾胜卫和同事,也已在解剖台前严阵以待。

  在解剖之前,先要对受害人身上衣物、穿戴物进行清理,并拍照取证。在衣物清点拍照完毕后,贾胜卫拿起解剖刀,刀刃对准尸体的胸膛位置。被切开的胸膛里积血严重,贾胜卫面不改色,在查看几处伤口后,贴上标尺标记,丈量伤口长度并做记录 ……

  尸检进行的时间越早,能够从尸体上获取的信息就越多,贾胜卫必须眼明手快,才能 倾听 到受害者更多的 话语 。解剖、记录、拍照、提取,紧张进行着的解剖工作让空气显得闷了起来,尸体也开始散发异味。但在贾胜卫他们的工作中,这一切早已习惯。

  突然,贾胜卫的一个动作引起了实习生的疑问。他将尸体的胃切开后,用勺子将胃部的物体舀出查看。贾胜卫解释,这也是系统解剖必经的程序,判定死者是否存在中毒的可能。在这样的案件中,法医需要对尸体进行系统解剖,包括头颅、颈部、胸腹部都要切开进行详细查看。受害人的身上有几处伤口?这些伤是如何形成的?这些最直接的证据,将成为此后追究嫌疑人刑事责任最直接的证据,容不得半点马虎。

  两个小时后,解剖完成,贾胜卫这才得以伸了一个懒腰。受害人颈部、胸腹部共有 5 处贯穿伤,造成了心脏破裂和肺破裂。贾胜卫从受害人身上提取了必要的生物检材,之后还将这些检材进行 DNA 鉴定和归档。几名法医讨论后,会形成一份鉴定报告,这份报告将上传系统,终生可追溯。

  这边紧张的解剖工作刚刚完成,贾胜卫的同事关少华又接到电话,立马赶往了刑侦大队。之前另一起案件的家属已到了队里,他需要就解剖结果对家属进行答复。而实际上,在前一天晚上,贾胜卫和关少华在案件现场一直忙碌到凌晨 3 点多。早上刑侦队 9 点上班,他们又必须准点打卡。由于缺少睡眠,中午他们都吃不下饭,但还是坚持扒拉几口应付一下。

  在那年,他的父亲坐在拖拉机上被一辆拖煤的货车撞成重伤,后经法医鉴定为九级伤残。贾胜卫说,自己被那名法医认真的工作态度所感染,觉得这是一份神圣的职业,自己也下定决心要当一名法医,用医学知识来解决法律问题。

  高考时,他以 600 多分考入了西安交大临床医学系,后经选拔进入法医系。他毕业时,恰逢长沙市公安局在全国各大名校内特招法医等技术人才,贾胜卫被分配到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法医室。

  3 月 2 日,在贾胜卫的办公室内,一个书柜里还摆放着他大学时候的医学教材,他一边翻着资料一边说,真正成为一名法医后,经过了初入警队的新鲜感,体会到更多的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艰辛。

  长沙县作为中部第一县,近十年来经济发展迅猛,辖区内常住人口 120 万,每年流动人口更是难以统计,刑事案件数量不在少数,而贾胜卫、彭新(今年 50 岁,贾的师傅)和关少华,作为长沙县公安局仅有的三名法医,自然忙得不可开交。每一起命案,法医都必须要第一时间进入现场进行勘察,与其他负责物证的技术民警和侦查员对案件进行判断,之后还要马不停蹄地对受害人尸体进行解剖。

  由于刑侦工作具有不确定性,没人说得清,下一次案发时间、地点会是在哪里。但只要接到警情指令,不管是否在休息,也不论身在何处,法医都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除了处理非正常死亡现场的勘察,生物检材的提取,尸体解剖外,法医每年还要处理大量故意伤害案件的伤情鉴定。刑侦队内 24 小时都必须有法医在队里值班,而设在长沙市第八医院的长沙县公安局法医门诊室是刑侦队唯一的窗口单位,也是进行伤情鉴定的场所,除了在办理案件的情况下,这里周一到周五还需要法医每天值班。

  工作时间最长的一次,贾胜卫参与办理一起故意杀人案,72 小时没有合过眼。尽管家就在单位不远处,但忙起来,他和妻子甚至 10 多天没有见到面。而且由于事务繁多,法医人数又较少, 连轴转 成了贾胜卫和同事们的常态。在参加工作的 13 年里,贾胜卫从未回老家过一次春节。

  恋爱时,贾胜卫和现在的妻子好几次约着去步行街逛街,但前八次贾胜卫都在半路接到了队里的紧急电话,不得不火速赶回了队里。

  最近的一次都看到了黄兴广场的铜像。没办法,他是名法医,也是一名警察。贾胜卫妻子说。

  去年,贾胜卫和同事共完成各类非正常身亡尸体检查 320 起,尸体解剖 30 余起,法医门诊 350 起,门诊接待量达到 2000 余起。

  由于经常要和尸体打交道,甚至要接触一些腐烂的尸体,时常有人问贾胜卫,是否会感到害怕,又是否扛得住这种恶劣的工作环境?贾胜卫总是回应,作为医学专业毕业的警察,这从来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他最关注的,永远是能否在现场快速确定案件侦破的方向,能否找到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能否实现职业法医的价值。

  贾胜卫说,在进入一个案件现场后,神经便会进入高度紧张的状态。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是意外,现场是否有打斗,嫌疑人是否伪造现场,嫌疑人是否留有痕迹,行凶过程是怎样,是徒手还是动用了凶器?每一个现场如同一张考卷,待他们一一解答。既不能放过每一丝细节,又要避免先入为主。

  在 2008 年 12 月,长沙县星沙街道一烟酒茶行后的储物室内发现一具女尸。原来,烟酒茶行老板被人杀死在了储物室内。而储物室内空间十分狭小,地面上、烟盒上到处是血迹,现场被翻动得很乱。如何在一片凌乱中寻找到破案关键,成了难题。

  贾胜卫在解剖女尸后发现,受害人身上有 70 多处刀伤。综合尸检和现场情况,贾胜卫判断,嫌疑人很可能与受害人在现场有激烈打斗。

  于是,他和同事在现场勘察一直从晚上待到次日凌晨 5 点多,终于在现场发现三处明显不同于其他血泊形态的血迹。在嫌疑人到案后,经过比对确认,这正是嫌疑人所留,三处血迹成为嫌疑人作案的铁证。

  对于贾胜卫他们来说,最难过的莫过于夏天。在某年夏天的一天,长沙县某地医生报警称,在一酒店房间内有一名女子醉酒身亡。刑侦民警调查后发现,前一天晚上受害人酒后和其男友一起进入房间,次日男友发现其身亡并拨打 120。

  贾胜卫说,在对死者体内酒精含量进行检测发现,其超醉酒标准已经八倍,现场有迹象表明,其男友在这种状况下还与其发生了性关系,但其男友否认。此类案件的难点在于嫌疑人是否与死者发生了性关系,发生性关系时死者是否已经死亡,而这也正是该案以强奸罪立案还是以侮辱尸体罪立案的重要依据。由于现场痕迹已无法用肉眼识别,为了核实情况,需要用特殊仪器在现场寻找证据。

  而这种仪器的使用,则需要将房间密闭后在暗光条件下操作,室内环境十分闷热,贾胜卫和同事都身着防护服,戴口罩和头罩,www.898248.com,一遍一遍地寻找,这一找就是四个小时,最终他们终于在死者内裤上找到了一处精斑,经检测正是死者男友所留,后其男友因涉嫌强奸罪被立案侦查。

  贾胜卫说,作为一名法医,能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抽丝剥茧,给案件侦查指明方向,揭开犯罪嫌疑人的面纱和伪装,看到受害人的冤情得以昭雪,这是他们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但同时他们也希望,这样的事情能越来越少,毕竟,任何一个案件背后,则意味着至少两个家庭的悲剧 ……

  2009 年的一天,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报案,有人在湘江暮云段水域中发现一具男尸,尸体被人用蛇皮袋包裹,并用绳索打结,绳索上还连着一块大石头,疑似被人抛尸沉江。

  在解开包裹尸体的袋子后,贾胜卫发现这具男尸身上只着一条内裤,身体已经高度腐烂,面部已经无法辨别,其颈部、腹部、背部存在多处刀伤。

  由于受害人 DNA 在警方的 DNA 库中没有记录,受害人的身份不能确定,案件一时间陷入僵局。贾胜卫想到,提取受害人的指纹,但由于表皮脱套,无法直接获取指纹。贾胜卫取下其手指脱落的表皮后,再进行风干,用柔软毛巾反复擦拭之后,终于取到了受害人指纹,整个过程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而专案组从湘潭某地获悉,当地有一起失踪事件。贾胜卫拿着物证箱赶到湘潭,终于从当地公安机关档案中查找到受害人的指纹信息,其在 10 多年前曾留有案底。

  经过比对,贾胜卫之前取到的指纹正是该失踪男子的。确定受害人身份后,侦查员经过进一步走访调查,终于查明案件真相,案件在一个月后宣布告破,受害人是被两男子持刀杀害并用彩条布包裹,接着用车辆运至湘潭某大桥附近直接抛入湘江中。